•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特区40周年  >
    国际仲裁的特区故事|卢全章:回眸、畅想与收藏

    特区40周年

    新闻动态

    News

    国际仲裁的特区故事|卢全章:回眸、畅想与收藏

    编者按:


    深圳国际仲裁院(又名华南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深圳仲裁委员会,曾用名中国贸促会对外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深圳办事处、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深圳分会、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华南分会,中文简称“深国仲”,英文简称“SCIA”)由广东省经济特区管理委员会和深圳市委、市政府创立于1983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特区建设的产物,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省市设立的第一家仲裁机构,也是粤港澳地区第一家仲裁机构。


    近40年来,深国仲锐意改革,持续创新,积极推动中国仲裁的国际化、现代化和专业化:1984年,在中国内地率先聘请境外仲裁员;1989年,开创中国内地仲裁裁决依照联合国《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获得境外法院强制执行的先例;2012年,在全球仲裁机构中率先探索法定机构管理机制,成为中国内地首个推行国际化法人治理机制的仲裁机构;2017年,创建中国国际仲裁第一个海外庭审中心,并开创常设仲裁机构合并的先例;2019年,率先探索国际仲裁“选择性复裁”制度……目前,深国仲仲裁员覆盖77个国家和地区,仲裁和调解当事人遍及全球119个国家和地区。特区国际仲裁已经成为国际化营商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庆祝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深国仲和深圳商报在2020年以“深圳特区40年·我与特区国际仲裁的故事”为主题,广泛征集特区国际仲裁机构的初创者、特区仲裁治理机制改革的参与者、仲裁员、调解员、谈判专家、律师代理人和中外企业当事人的故事,共同回顾特区国际仲裁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而持续创新发展的历程。今天分享的是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卢全章先生的文章。本文已收录在北京大学出版社2020年8月出版的《泉眼无声:国际仲裁的特区故事》之中。






    微信图片_20201210090104.jpg




    卢全章,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深圳国际仲裁院仲裁员。




    回眸、畅想与收藏




    卢全章



    人生如梦,有些时候由不得自己,而有些时候却是自己的选择。例如我的出生,下乡插队;又如考学、移居深圳。这些乍一看都像是人生河流自然地流淌,但细想起来有很多无奈,也有很多幸运。而受聘成为深圳国际仲裁院仲裁员,算是哪般,不好归纳,值得回味。


    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深圳作为排头兵加快了改革开放的律动。为了加快推进利用外资的步伐,深圳市政府要研究制定一系列利用外资的政策和地方法规。36岁意气风发的我作为深圳市外资主管部门的工作人员,带着研究课题来到了深南中路统建楼,走进了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深圳分会(深圳国际仲裁院曾用名,以下简称“深国仲”)。接待我的是秘书长郭晓文,一个高挑俊朗、温文尔雅的大帅哥。记得那天与老郭聊的话题是外商投资企业合同纠纷的类型、处理难点以及企业清算等,用来指导我们在外商投资企业合同审批管理中要注意的问题。我们的对话像答记者问,彼此交流得很顺利。特别是老郭诚恳的态度、缜密的思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从此一见如故,随后的几年,于公于私,公开还是私下,一有机会见到老郭就请教、交流,感觉很愉快。


    1997年,我欣然受聘成为深国仲的仲裁员,1998年我又辞职下海做律师,与深国仲有了更多的工作接触。随后,结识了肖主任、曾银燕、韩博士、黄雁明、三桥、王素丽……(请允许我使用当年的这些称呼)虽然他们来自五湖四海,个性鲜明,但善良单纯、规矩、有学养是他们每个人身上挥之不去的共同气质。当时虽然感觉办公环境简陋,正所谓“十几个人来,七八条枪”,但这里没有官僚,没有尊卑,那种清明尚书的文化氛围深深地吸引着我。而那时的我更像都德笔下《最后一课》中的小弗朗士,风尘仆仆地跟着曾银燕去北京参加培训,认真听取各领域大腕的专业传授。我知道,仲裁员肩负的社会责任与使命如同法官。


    记得当年深圳“爆发”了“贤成大厦”系列案件。该案以外商状告深圳市政府行政诉讼案为主线,涉及外商投资企业合同纠纷、公司与股东债权纠纷、房地产预售合同纠纷等多起诉讼案。由于该案的影响巨大,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以及外经贸部、外交部等各大部门都对该系列案件倍加关注。为此,深圳市政府聘请江平等一批专家与我们一同组成专案组集中办公。


    由于该系列案在国内外影响较大,深圳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亲自挂帅,严阵以待。为了掌握各路动态,做好各种应对准备工作,特别是掌握贤成大厦公司中外股东合同纠纷仲裁案的审理情况,我受命与深国仲做非正式沟通。因为我们知道该案所呈现的事实在法律认定上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而该案的裁决结果又将极大地影响着后续案件的处理。


    我来到老郭的办公室,“或明或暗”地讲了我的来意,希望得到深国仲的理解与支持。老郭听罢,瞬间严肃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市政府的想法我能理解,但我们不是行政机构,我们无权也无法干预仲裁庭的案件审理,更不能以任何理由施加影响……我们必须维护我国仲裁在国际上的信誉和影响……”


    临走时,老郭给了我一本仲裁规则。


    走出老郭办公室,我心里五味杂陈。是老郭与我“打太极”,还是深国仲明镜高悬?我本以为在为政府做沟通工作,光明磊落,但没想到被老郭一阵鞭挞让我很没面子。任务没有完成,回去怎么汇报?


    那个时候我还不是仲裁员,第一次打开那本仲裁规则认真学习起来,但对于仲裁制度的内涵和精髓还是一知半解。我们过去讲的是原则性与灵活性的统一,更强调党的领导和行政首长负责。因此,站在市领导的角度和为深圳社会发展负责任的角度思考,我完全可以体会领导的苦心。不禁扣问,深国仲到底是个“什么东东”,就那么不给面子?


    据我所知,随后又有一位领导与深国仲沟通,但仍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当时的我百思不得其解,也有人在会议上非议。现在想来,深圳市领导很开明,深国仲做事很有原则。也许就是这份“执拗”和坚持,才成就了深国仲今天在国内外的“江湖地位”。


    二十多年仲裁员的工作经历,尽管不是我的主业,但却成为我短暂人生经历的典藏。


    首先我想到的是这里清明、公正的文化氛围。


    上帝说,每个人的灵魂都隐藏着两个人,一个是天使 ,一个是魔鬼。如果你总是和天使在一起,你就会释放善意,心怀感恩。


    我感受到了上帝说得千真万确。


    这么多年来,每当走进深国仲,我的心情就莫名地好起来。无论是迎面遇上王素丽、曾银燕、安欣、谢卫民……还是碰到财务小万、办公室小黄、资料员小关,都能瞬间让我也变得春风满面,在与他们的交流中更能感受到那种真诚与温暖而毫无芥蒂。


    仲裁员与秘书交流是最多的。二十多年来,他们都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纷繁的案件管理工作中。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年那些秘书们有的已经成为知名学者、大牌律师,或走上领导岗位,成为行业的翘楚。而新一代的秘书们更是承载着深国仲新的使命,他们不知疲倦地耕耘着这片土地。


    久而久之,这里的文化氛围也影响了我,我自知性格急躁,但在这里我却变得性情温和了许多;我更加知道,这里是一片净土,是心中不可玷污的一片净土,我像守候天使一般守护着她,二十多年来不曾改变,也不曾放弃,我很庆幸,我拥有这份幸福。


    也许我生来“福星重”,在我的人生经历中,遇到的大都是有追求、品行高的老领导、好同事和好朋友。在机关工作期间,所在部门负责外商来深投资管理工作,一度门庭若市,不乏各种诱惑。但在领导言传身教之下,守住清贫,所在部门十年间没有一人被贪腐击倒;作为律师,我主要服务的客户之一深圳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主要领导掌管数百亿元投资建设项目,却能警钟长鸣,举重若轻,与社会各种利益关系巧划界限,斗智斗勇,令人赞叹不已。再看深国仲的新老领导也是心怀大业,志向高远,与他们相识为伍,是我人生的幸运。


    在这里,虽然大家每天都平静地忙碌着案件管理工作,但不经意间我却发觉,深国仲无论是仲裁规则和各项制度设计,还是具体到操作环节,都蕴含着深厚的专业精神。


    在国内诸多的仲裁机构中,大都设立了专家咨询委员会制度,为仲裁庭在审理疑难案件时提供帮助。而专家咨询委员会会议讨论案件的结论意见以及对仲裁庭的作用,各仲裁机构在规则设计和实践上却大相径庭,各不相同。


    国内大多数仲裁机构受法院审判管理制度的影响,比照法院的合议庭和审委会,多数仲裁机构将专家咨询委员会的意见视为审委会意见,成为仲裁案件实体审理的结论性意见,而混淆了仲裁机构与仲裁庭的关系。而在深国仲,明确规定了专家意见就是专业咨询意见,仅供仲裁庭参考。


    起初,我对这里的专家咨询委员会“说话不算话”的制度安排不能理解,但久而久之、认真思量,仲裁庭的独立与责任制,才是最科学、最理性的制度设计。因此,无论是专家咨询委员会的意见还是仲裁机构对案件的核阅意见,都在始终如一地坚持和反复强调决定权利归属仲裁庭的原则,从而彰显了仲裁庭审理案件独立于当事人,也独立于仲裁机构。仲裁机构行使的权利仅仅是仲裁规则和相关制度的制定、修改、检查与执行。这些年我在深国仲办案超过百起,不曾有任何一起案件有机构某领导授意打招呼等不良现象,切实维护了仲裁庭的独立性原则,这一点难能可贵。


    我受聘国内几家仲裁机构,发现仲裁庭能够完全独立办案的不多,要么来自制度的设计,要么是人为的干扰,并且都是打着对案件公正审理审查的态度,干扰仲裁庭的独立原则。长此以往,仲裁机构行政化倾向逐步显现,仲裁制度的国际运行准则被破坏,从而就会失去仲裁的魅力。


    深国仲这几年提出的座右铭是“独立、公正、创新”,我认为“创新”的提法科学而又有深远的意义。好比我国正在致力于数字货币与区块链创新技术,表面上看,就是一项新科技的应用,但认真思考,它将打破人们的思维和行为方式,将使各种造假、贪污腐败行为无处遁形,这将产生多么深远的历史意义呢?一个没有造假、昌明的公平社会不就是我们孜孜以求的吗?


    建立数字化创新科技思想刻不容缓,临床医学的数字影像技术已经投入使用,我们有理由相信,法律裁判制度存在几千年,随着数字化科技时代的到来,机器人智能仲裁员指日可待。


    仲裁机构的公信力往往是由该机构仲裁员的社会影响力决定的。深国仲拥有一大批专家学者,我和他们一起研究案件,讨论问题,受益匪浅。


    我在深国仲认识了江平、梁慧星、姚壮、陈安等一批学养深厚的老前辈,以往读他们的著作,了解的只是他们的专业修养,而与他们一起工作,才深刻感受到大儒的风范。


    回忆与姚壮老师一起工作的一段经历。那是十多年前,我们共同审理一起中外合作企业股东出资纠纷案。我与姚壮老师在合同法、公司法的适用、合同的守约方认定以及合同解除权行使等问题上的认识发生分歧。此后,案件两次提交专家咨询委员会讨论,姚老师认真查阅案件证据和资料,多次与我一起在电话里讨论。这种讨论是我不曾有过的认真和深入。因为每次讨论之前,姚老师都告诉我他查阅了哪些资料等,我一度被姚老师说服。但我在起草裁决书过程中,又把我再思考后的新观点解释给姚老师,姚老师欣然同意了我的意见,让我异常感动。姚老师这种不以权威自居、一丝不苟的大家风度让我记忆深刻。


    不久,姚老师给我寄来他的一本文集,认真读来,音容笑貌跃然纸上,至今不能忘怀。我们深国仲也正因为有像姚老师这样一批令人敬仰的学者专家汇聚于此,才那么清新脱俗、值得信赖。


    我说这里是一片净土,但也不是世外桃源,当事人动辄成百上千万的利益纷争让仲裁员置身于漩涡之中。因此,洁身自好,警钟长鸣,是每个仲裁员不能忽视的一种觉悟。


    深国仲已经走过37年的光辉岁月,如今已是华丽转身,今非昔比。而让我深感欣喜的是,如今这里的人,依然那么执着于仲裁事业,开疆扩土,孜孜以求。记得每次与晓春院长私下交流,他近乎于痴迷地热情畅谈着机构的创新与发展,征求我们这些老仲裁员的意见或建议,令我感动。


    人生短暂,值得铭记的并不多。疫情当下,更是百无聊赖。正因为有了这份爱,才让我有了这份闲情和雅致……


    谢谢晓文主任,谢谢晓春院长,谢谢这里所有的人……